泛閩南文化 - 閩南文化

 

1、在潮學研究中,一些學者力求在更大范圍內尋找一種能夠包含潮汕文化的體系。有的提出了“福佬文化”的概念,把潮汕文化看做是福佬文化的核心區,汕尾文化則是其亞區,瓊雷文化也被視為其向外延伸的一部分。這個觀點要確立的障礙不僅在于目前學術界對于“福佬”一詞的理解尚有很大爭議,還在于很難做出潮汕文化是瓊雷文化以及其它閩南語系文化的核心的結論。但是,客觀上確實存在著一種包含潮汕文化在內的地方文化體系,我們姑且稱它為“泛閩南文化”。 
 
2、泛閩南文化是漢民族文化的一個分支,是開放的、動態的、有著更加靈活和廣闊空間的文化體系。它所覆蓋地區的主要特點是操閩南方言(包括它的分支),有著相同或相似的文化傳統和民風民俗。范圍包括福建省的廈門、泉州、漳州3市,廣東的汕頭、潮州、揭陽、汕尾4市和雷州半島,海南省的漢族地區,臺灣地區等。此外,浙江、廣西、江西、江蘇等省區,也分布有講閩南方言的分散縣、鎮、村,香港、澳門還有近200萬人使用閩南方言。在我國境內操閩南方言(包括它的分支)者總共約有5000多萬人,占漢族人口的4.6%左右。 
 
3、誠然,有共同語言不等于能夠形成共同的文化體系,何況閩南方言在不同的地區也有不小的差別。但是,實際上客家民系在不同地區其語言及文化特征也有很多的差別。閩南文化同潮汕文化、汕尾文化、瓊雷文化、臺灣文化雖有差異,但也有不可分割的聯系,有著共同的文化特征。以潮汕文化同閩南文化的關系為例。先從語言上說,據廈門大學周長楫教授研究,用500個常用字或單詞做量化比較,潮汕方言與廈門方言在語音方面的共同點為55%左右,差異點為45%左右。這種差別并不比同在閩南區的廈門話與泉州話大多少。至于兩者之間文化面貌的相同,古今學者都有不少精辟的論述。人們經常引用的南宋福建人余崇龜的四六文:“雖境土有閩廣之異,而風俗無潮漳之分”,可以說是一言以蔽之。雖然時隔800余年,至今依然如此。近期在詔安召開的閩南文化和潮汕文化比較研討會上,許多學者用大量事實,論證了兩者的親緣關系,這里就不再贅述。 
 
4、泛閩南文化以閩南為核心區,是歷史上由此向外移民,將閩南文化傳播、擴散到各地而后逐步形成。我們可以把泛閩南文化看做是閩南文化的延伸,這樣就可以避免簡單地把潮汕文化、汕尾文化、瓊雷文化簡單同等于閩南文化的誤導,又可以在泛閩南文化的大柜架下,深入地研究它們共同的文化淵源和基本特征,研究其發展變化的過程。 
 
5、正因為泛閩南文化在其歷史發展的過程中,是由中原文化經過若干層次的加工、包裝而形成的,因此必然呈現出多元性。中原文化、百越文化、各地土著文化、海外文化相互影響、碰撞、滲透、融合,構成了泛閩南文化萬紫千紅、絢麗多彩的形態。它體現在方言習俗、民風民性各個方方面面。語言專家們都肯定,閩南系方言是現存最古老的漢語方言之一,它融合了華夏古漢語、古吳語、古楚語、古百越語、上古中原漢語等各種成分,我們甚至可以從中搜尋出中國漢語言發展的一些軌跡。此外,閩南系方言還是借用外來語詞匯最多的方言之一,包括英語、日語、泰語、馬來語、印尼語等等。 
 
泛閩南地區多神教信仰也是其文化多元性的重要表現。歷史上,道教、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猶太教、婆羅門教(印度教)、摩尼教(明教)等,都曾在這一地區傳播過。泉州曾是中世紀世界宗教文化的幅射點,至今仍然保存著許多宗教遺址,被譽為“宗教博物館”。考古學證明,婆羅門教也曾在海南島和雷州半島傳播過。還有一種叫做“德教”的,曾經在潮汕地區流傳過,現已在中國大陸消失,但在東南亞華人中,仍有人信奉。至于佛教和基督教在這片地區,現在仍然有許多信徒。除此之外,各式各樣的自然神和動物神,行業神和保護神,帝王將相、名宦鄉賢、英雄隱士等的崇拜祭祀在泛閩南地區也十分突出,且融入世俗之中。在這些地方,各種宗教在儒、道、釋文化的主導下,互相影響、互相吸收、互相滲透。如明代泉州的伊斯蘭教清凈寺,是按道教和儒家的天地理論進行改建的。元代泉州的景教稱基督為“佛”,潮汕地區稱道教的玄天上帝為“佛祖”,如此等等。這種獨特的文化現象,也說明了泛南閩文化的兼容性。 
 
就其文化的多元性,還可以從許多方面說明,這里就不一一展開。 
 
6、泛閩南文化的另一個基本特征是它的海洋性。泛閩南地區大都沿海分布,具有內陸———海洋型的地理區位,兼有農林業和漁鹽業之利,又有溝通內陸與海外聯系之便。海洋是這一地區人民生存和發展的命脈。反映到文化上,就是其富于開拓、創造、冒險的海洋精神。
 
這里的海上貿易至少可以追溯到隋唐時期,到了宋元時已經十分發達。泉州是海上絲綢之路首發港口之一,潮汕的樟林港、漳州的月港等古港聞名于世。從古至今,從閩南地區到潮汕地區、汕尾地區、瓊雷地區和臺灣地區,沿海港口林立,商船川流不息。當明朝統治者實行“海禁”,企圖割斷這片土地和海洋的聯系時,立即遭到強烈的反抗,在漳、湖一帶產生了中國歷史上十分奇特的亦商亦盜的海上武裝貿易集團,在清初海禁開放,從這里開出的“紅頭船”、“綠頭船”即揚帆世界各地,成為世界聞名的海上貿易大軍。 
 
泛閩南地區是著名的僑鄉,宋元以后海外移民逐漸增多,近現代形成高潮。現在,使用閩南方言的海外華僑、華人遍布世界40多個國家和地區,總數近2000萬,占海外華僑、華人總數的60%以上。在東南亞國家,操閩南方言十萬人以上的城市就達到14個。在交通不發達的舊時代,海洋是海外移民遷出的載體,也是他們聯系祖國唯一通道。海外華僑、華人在居住國拓荒創業,又以其血汗來報效祖國,報效桑梓,這種精神為泛閩南文化海洋性的歷史積沉,增添了不少光彩。 
 
7、泛閩南地區存著悠久的商業傳統,從明代我國資本主義萌芽開始,這里占地理之優,得風光之先,商業得到蓬勃發展。其商業活動是以海上貿易為動力,以民間貿易為主要形式,很少沾染官商的色彩。社會經濟發展狀態,使泛閩南文化打上很深的市場烙印,形成了與傳統重農抑商儒家文化不同的商業文化。這種追求效益,講求效率的文化觀念,反過來推動貿易的發展,哺育和成就了一代代、一批批富商巨賈。在2004年《新財富》華商100富人排行榜中,臺灣籍(包括祖籍福建)占24人,財產290.3億美元;潮汕籍19人,財產230.3億美元;閩南籍14人,財產149.6億美元;海南籍1人,財產15.0億美元。整個泛閩南地區入榜57人,財產682.5億美元,分別占總人數57%,總財產52.4%。 
 
文化的業性也有其負面影響,以追求最大利潤為目的的市場法制,不可避免地使文化帶上太多的功利色彩。與善于經營的美譽同時并存的是民性的急功近利的另一面。 
 
8、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獨特的地方文化,使泛閩南地區成為中國最活躍的地方。中國大陸五個經濟特區,這里就占其三,他們所取得的成就為世界所矚目。另一方面,這里近20年來發生的重大經濟犯罪案件也同樣引人注意。研究泛閩南文化,可以深入總結中國大陸這個地區社會和經濟發展的歷史經驗和教訓,揚長避短,趨利避害,從文化入手尋求社會發展的共同對策,使這片土地永葆朝氣,為中國改革開放、民族振興做出貢獻。 
 
9、中國大陸過去實行計劃經濟,按行政區域劃分,各自發展地方的經濟文化,極大地束縛了中國社會發展。改革開放以后,首先從經濟上沖破這種約束,按市場規律建立了許多超越行政區域的經濟協作區。但在文化研究和文化交流上,行政區域的桎梏仍然存在。雖風俗無潮漳之分,怎奈境土有閩廣之異,反倒削弱了彼此的聯系。研究泛閩南文化,可以加強泛閩南地區的文化交流和文化協作,逐步建立起超越行政區域的地方文化圈,為經濟協作提供文化依據,促進各地社會和經濟發展。 
 
10、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臺灣人是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臺灣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一支,也是泛閩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以陳水扁為代表的臺獨分子在臺灣大肆推行“去中國化”,搞“文化臺獨”,企圖從根基上切斷臺灣同祖國大陸的聯系,從“文化臺獨”走向“政治臺獨”。開展泛閩南文化的研究,了解臺灣同閩南、潮汕等地共同的文化特征,不可分割的文化淵源,對于粉碎陳水扁的“文化臺獨”的陰謀,加強臺灣同祖國大陸的文化交流,實現祖國統一大業,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辽宁快乐12开奖详情